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袁运甫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袁运甫的寰宇

2006-09-18 09:29:21 来源:《袁运甫向世界博物馆推荐丛书》作者:吴冠中
A-A+

  我于1964年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与袁运甫相识,我们同系共事,相处融洽,迄今40年矣。

  工艺美院有一股暗流,就是怕学生爱上绘画便影响工艺专业。教绘画基础课,我作为打工任务是无妨的。但观念上,认为造型根基不深厚便提不高设计能力。因此绘画教师与设计教师之间有一层隔膜,彼此看对方不清晰。而袁运甫,他作为专业教师,一直强调绘画基础,他热爱绘画,自己绘画功底厚,素描、水彩、油彩,十八般武器件件熟练,这便是我与他之间的纽带,我们从友谊到相知的永不枯竭的源头活水。

  惺惺相惜,我们更深一层的彼此理解是在“文革”下放农村,在李村,在巨大的压力下偷偷作画的苦乐中。我无奈中利用了粪筐做画架,第二个背起粪筐的就是袁运甫,我们二人无愧是粪筐画派之首。写生本身是一种战斗,没有这种基本的战斗经历的人要上艺术战场,难以设想。我和袁运甫是在长期写生战斗中培养的战斗友谊,我们仿佛是走过了艺术长征的老战友。我们经历过的战役从上海、苏州、吴县、黄山、武汉、三峡、白帝城、万县、重庆,一直到浙江温及胶东的许多渔村,我们画过同一个对象,或各画不同的对象,在作品与被写生的对象的差异间,彼此比较,便更深入理解各人的着眼点与不同情思。这种令人陶醉的艺术生涯蕴育了我们的人生气质和艺术素质,我们对此永远怀念!

  袁运甫似海绵,他吸收一切养分。从院内的张光宇、张仃、庞薰、祝大年、郑可等老师一直到社会上各画种的专家,甚至学生,他从不放过学习的机缘,至于国外当代各门类的突出代表,我是连名字也不熟悉了。他精力充沛、贪食,又有一个强劲的胃,善于消化。另一面,他爱才,恨不能收尽才华为我院所用,这方面他寄厚望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并时时流露这种心态。

  袁运甫的写生绘画作品,我比较熟悉,他对形的掌握十分严谨,对色力求强烈而丰富,他的画面充实,每次作画如欲予读者丰盛之宴,这位厨师善于调料,肯下细工,但求创造出真正的美食,今日看他数十年前李村的作品,仍散发着当年简陋厨房里烹饪的余香。他作水墨,从传统荷花的变种到现代钢桥的构架,探索之中力求超越时空。精力过人的老袁永远紧追时代,他跑得快,我已老迈,往往看他远去而欣赏其背影了。他作了许多大型壁画,我未能尽睹。大型壁画又有大型的新问题。“尽精微而致广大”,这话值得思考,尽了精微未必能致广大,甚至有碍于广大,堆砌与延续决不等于广大,但这在当前却有泛滥的倾向。在广大中又尽精微的作品肯定不少,但要害是致广大,传统中精微而不广大的壁画不足为师,新时代的新壁画如何结合新环境、新情调、新气氛,有待子孙的大胆创新。袁运甫看尽古、今、中、外的壁画,正肩负着创造新传统、启发后来人的重任,他的寰宇无限量。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袁运甫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